限克绵绵冰丶

主推限克卡茶空橙失策A蓝

因为参加了wb失策超话联文活动所以乱写的文,提前发老福特了。大家随便看看就行,毕竟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我是个文废。

没什么用的小声明

这里北焉桐礼_渔眠,随意称呼

不经常登所以不能及时看到信息(致歉

第五(主)王者玩家,是菜🐶,可以一起玩

母胎文笔,喜欢咕咕。不擅长写刀。

粉GR/WD,MRC(GG,GW)

主推GR内销及限克,杂食但洁癖

脾气不定

欢迎扩列Q458633742记得备注

【限克】看海(1)

第一次码文母胎文笔见谅

乱想pa

ooc私设注意避雷!

勿升三次真人!

(国际三🈲)


章节:1-14

设定:抑郁心理疾病患者克×心理医生限

--------------------------------------------------------------

“皮皮,海原来这么美啊。”他看向身旁牵着他手的男孩,笑得温柔。

…………


01

皮皮限看着手上的资料有些发愁,资料上患者的病情不只是抑郁症这么简单了,还伴有暴躁情绪与……暴力倾向?


02

嘶……皮皮限抿了抿唇,眸子慢慢变得暗沉。这是皮皮限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患者,作为一个刚上任一两年的心理医生,经验还是比较浅薄,所以皮皮限打算拒绝,让他们找有经验的心理医生。


03

“医生,怎么样?我儿子他还有救吗?”患者的妈妈双眼死死盯着皮皮限,眼神里透露的是希望与期待。这盯得皮皮限原本想拒绝的念头发生了改变。他突然想试试,毕竟人家找到了自己而没有找别人。“阿姨,你带我去你家看看你的儿子吧。”“好好好,真是谢谢你了医生!”


04

患者名叫马克克,是一个大三留级生,本来他应该读大四了。可大三上学期的时候因为家庭原因使得马克的抑郁症等一系列综合心理疾病爆发,而在这之前,他的家人并没有发现马克克的异样。


05

到了马克克家,皮皮限观察到,这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有两辆小轿车先不说,3层楼的小别墅加一个装有泳池的花园,而且还雇有两个仆人,整体的装饰布局也是比较华丽的。


06

正当皮皮限四处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他看见了二楼阳台上阴着脸透气的马克克。而马克克似乎注意到了来自皮皮限的目光,转身离开阳台回到卧室去了……


07

“烦死了,他们怎么又去找那些所谓的医生来,又得浪费时间会会那些心理医生了。”


08

“你是我们找的第六个心理医生,我希望你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克儿的脾气不是冷漠就是暴躁,他似乎没有正常人该有的情绪……当然,报酬什么的不用担心,只要治得好,不会亏待你……”克妈将皮皮限带到了马克卧室的门口,小声向皮皮限交代了些事后便下了楼。


09

看得出来马克病情的严重与治疗的困难了。皮皮限听完克妈的话后不经皱了皱眉,也许马克并不是“普通的患者”,自己也许没有那个能力。可是已经答应别人了,没办法,必须试一试。皮皮限硬着头皮还是敲响了马克的卧室门。


010

口响起了轻微有节奏的敲门声,马克克不耐烦的去开了门。


011

“你好,我叫皮皮限。”皮皮限先开口。只是马克并没有说话,他盯着皮皮限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心理医生,他似乎和以前那些医生不一样,带给了马克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一头茂盛的银发,五官精致,眼眸中那抹蓝色格外好看,像……海。


011

说到海,马克克想起了什么。马克14岁那年,他的爸爸妈妈带他去了海南旅游,那是马克第一次看海,蓝色透明的海水时不时打起白色的浪花,阳光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像跳跃的金子。男孩卷起裤脚笑着站在海边,海浪时不时打在他的腿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只不过美中不足的就是男孩双腿上的一条条伤口。画面跳转,马克正站在他父亲的面前,而克爸手上拿着一个已经变形的衣架,他大声怒骂着面前的男孩,手上的衣架时不时挥打在男孩白嫩的皮肤上,没几下就打出了几条血红的印子。一旁的克妈只是默默站在一边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如果她上去阻拦,会被一起打。是的,马克的父亲是个家暴男,还有过案底,打架。只不过克爸因为一场意外而去世了。


012

“马克?”皮皮限轻轻拍了下马克的肩膀,毕竟两个人一直站在门口真的挺奇怪的。马克这才回过神来,“啊…哦…请进吧…”马克侧过身让皮皮限进了卧室。


013

卧室里比较大,但是干净的,东西摆放得也挺整齐,除了角落里散落的玻璃碎片,看起来是一个酒瓶被打碎了。皮皮左顾右盼观察了一翻,便坐在了卧室里配备的沙发上。而马克克则是直接躺在了床上,毫不拘束。接着闷闷的声音打破了宁静“皮皮限医生,开始吧。”


014

“你觉得你最近生活得怎么样?”“挺好的”“心情呢?”“挺好的”“有没有什么烦心事?”“挺好的”……不管皮皮限问什么问题,马克都只会回答“挺好的”三个字。皮皮限只能换一个家常话题,他必须要摸清楚马克的情况才能进行下一步。皮皮限从始至终并没有看见马克的父亲,于是他便开口问马克克“你的父亲呢?他是干什么工作的?”皮皮限想从马克家人的情况入手,于是便开口问了,没想到直接戳到了马克的痛处之一。马克这次没有说话,于是气氛就变得尴尬安静起来。“呃…那你以前在学校和同学相处得怎么样?”皮皮限识趣的换了一个问题,没想到又戳中了马克的痛处。接下来的几个问题好巧不巧都戳到了马克的痛处。于是马克终于忍不住了,他朝皮皮限大吼到“你别问了,烦死了!”皮皮限也见怪不怪,大概搞清楚了一些情况,看来马克的家庭和在学校的情况都不太好,而且没有与任何人有什么交集。现在的皮皮限又觉得马克和普通的患者又没什么差别了,真是奇怪。


TBC.

限克刀子耶耶耶!新晋写手北焉报道,垃圾文笔抱歉。有oc私设,不喜勿喷,欢迎指点!!!